周口抗戰老兵曾一炮轟飛十多個鬼子 孫子鉆研導彈

2017-11-08 08:50:13 來源: 周口晚報 閱讀量:
評論數: 貼     加入收藏夾
摘要: 潘玉明老人潘星云指著父親變形的腳趾老兵檔案潘玉明,1921年7月出生在淮陽縣齊老鄉潘莊村的一個普通家庭。1941年入伍,他先在國民黨部隊任炮兵連長,后追隨淮陽游擊隊司令薛樸若打鬼子,1949年回鄉務農至今。□晚報

 周口抗戰老兵曾一炮轟飛十多個鬼子 孫子鉆研導彈

潘玉明老人

周口抗戰老兵曾一炮轟飛十多個鬼子 孫子鉆研導彈

潘星云指著父親變形的腳趾

老兵檔案

潘玉明,1921年7月出生在淮陽縣齊老鄉潘莊村的一個普通家庭。1941年入伍,他先在國民黨部隊任炮兵連長,后追隨淮陽游擊隊司令薛樸若打鬼子,1949年回鄉務農至今。

□晚報記者 姬慧洋 文/圖

陽光下,秋風送來微微涼意。10月26日,周口晚報記者從周口報業傳媒集團出發,一路向東前往老兵潘玉明的家。據了解,老人今年96歲,以前一直跟隨兒子潘星云生活在淮陽縣城,今年3月突如其來的一場病痛讓他落下了小便失禁的后遺癥,從那以后老人有了葉落歸根的想法。現在他和老伴居住在淮陽縣齊老鄉潘莊村的老家,三個女兒和一個兒子輪流回老家照顧他們。臨行前,周口晚報記者撥通潘星云的電話,說明意圖后,他陪同記者一起前往潘莊村。

行走在通往潘莊村的鄉間公路,秋風掠過道路兩旁的樹木,吹落一片片樹葉兒,它們隨意飄落在地上,黃的、紅的,熱熱鬧鬧地裝扮著大地。田地里的玉米已經顆粒歸倉,空曠的田野已有不少麥苗探出了頭。“用‘大難不死必有后福’來形容我父親一點兒都不為過。老父親今年96歲了,整個淮陽縣像他一樣參加過抗日戰爭的老兵就屬他年齡大了。”潘星云說。

潘玉明的家在村東邊。鄉鄰們看到潘星云下車,熱情地跟他打招呼,說他父親推著小車在家門口附近溜達。在離潘玉明家不遠的小菜園里,記者見到了這位老英雄。因為已近期頤之年,老人聽力不是特別好,大聲與他溝通后,他帶著記者回到了家中,囑咐家人倒水、拿凳子。記者說明來意后,老人打開了話匣子,把思緒帶進了那血雨腥風的戰斗歲月。

家鄉淪陷滿目瘡痍

1938年4月,侵華日軍攻占開封市后,商丘市、柘城縣相繼淪陷,這時的國民黨淮陽縣政府聞風而逃,城內百姓惴惴不安。正當人們要出城逃難時,一股日軍從柘城縣向淮陽縣撲來。上有飛機在城隍廟丟下罪惡的炮彈,下有坦克向緊閉的西城門撞來,隨著槍炮聲日軍打開了東城門進了城。“進了城的日軍見到值錢的東西就搶,看到婦女帶的金耳環一把就扯下來,耳朵都扯爛了。”潘玉明說。

“日本鬼子一個中隊的兵力進駐淮陽縣城,大概60多個人,這么少的鬼子就占領一個縣城,簡直是奇恥大辱。那時是國民黨統治時期,奉行的是‘攘外必先安內’,祖國大好河山就這么淪陷在日寇的鐵蹄下。”回憶起往事,潘玉明情緒有些激動。

20歲參軍入伍當炮兵

潘玉明是個苦命的人。原本他有一個美滿的家庭,有哥哥、妹妹、父母雙親。他的爺爺比較開明,雖然家中貧困,但還是讓他念了兩年私塾。這樣的美好生活只維持到1941年。那年,河南蝗災、大旱,他的雙親去世,哥哥、妹妹餓死,外出要飯的潘玉明遇到了當時在水寨(今項城市)當兵的鄰居,為了活命他入伍參了軍。

因為潘玉明有文化,頭腦靈活,學東西快,他被分配到了炮兵連。在洛陽市的炮兵培訓班學習3個月后,他回到部隊當了炮長,一年后升任炮兵排長,9個月后他已經成為了炮兵連長。“當時部隊用的是德國造的助力山炮,一炮下去對面陣地上就飛起來十多個鬼子。”潘玉明說。

憶戰友老淚縱橫

潘玉明所在的炮團,團長姓劉,是個棄筆從戎的抗日英雄。“剛開始參軍是為了有口飯吃,后來看到日寇的罪行,再加上我們團長的引導,這才讓我真正下定決心打鬼子。”潘玉明說。

“我們團長是浙江人,沒有參軍前是上海一所大學的學生,侵華日軍在他的家鄉燒殺搶掠,他一家人都死在日寇的手里。國仇家恨讓他誓死要把日本鬼子打出中國。”潘玉明說,“因為我機靈,業務精通,很得團長器重。他經常跟我講,只有我們多鉆研,少發空炮,打敵人時才能更精準些,多殺些鬼子為死去的家鄉父老報仇。”

1944年,潘玉明所在部隊行進到陜西省潼關縣附近時,與駐扎在附近的日軍相遇,雙方進行殊死搏斗。“那場戰役打了幾天幾夜,陣地上到處都是炮彈轟出來的炮坑,戰士們的尸體根本來不及運走,只能就地掩埋。”潘玉明說,“就是這場戰役,團長犧牲了。當時,我們撤退的時候被日軍包圍,為了掩護炮團順利轉移,團長帶著他的警衛員與敵人展開廝殺,他說他的官銜最大,只有他才能引開敵人。團長犧牲得很壯烈,子彈打完了他就跟敵人進行白刃戰,最后犧牲在敵人的刺刀下。”說完這些潘玉明陷入了沉默,他的雙眼泛紅,眼淚在眼眶里打轉。

紅色傳承 孫輩鉆研地空導彈

1949年,潘玉明回到家中與妻子成婚,后育有三女一男。“我有兩個孫子,大孫子在四川省工作,小孫子上了軍校,學的是地空導彈專業。”提起孫輩,潘玉明自豪地說。

如今,潘玉明每天6時30分起床,簡單鍛煉后吃早飯,他最愛吃的是紅薯米湯。吃完飯,潘玉明會待在院子里看書或者看報紙,晚年生活過得極有規律。潘玉明坐在被陽光曬得暖暖的輪椅上,兒子潘星云抱著他的腳按摩。“我父親的腳在部隊急行軍的時候受過傷,腳趾嚴重變形,我們經常會給他按摩腳。他腿上曾經被炮彈皮崩傷,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有痕跡。”潘星云說。

“根本沒想過能活到快一百歲,跟我一起參軍的親戚、鄰居都沒能活著回來,我能活到現在,有子有孫,我很滿足。”潘玉明說。

(責編:杜發光 李玉榮)

熱門推薦
返回頂部
七夕情缘游戏